极速小说网 > 其他小说> 心悦君兮 > 第七十六章 此情可待16【万更】
返回书页
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心悦君兮:第七十六章 此情可待16【万更】

类别:其他小说    作者:Hera轻轻    书名:心悦君兮    本书简介
聪明人一秒记住 极速小说网 www.jisuxs.net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jisuxs.net

    ?

    贾蔓一身纯白的正装,身姿袅袅的走在周泫御的身边,让君兮无端的想起一个人来。

    “早。”贾蔓友好的对他们笑了一下。

    “早。”君兮点头,立马收回了朝着周子谚高扬的手。

    一男一女上班时间在走廊里嬉闹,再怎么说也是影响不好的,更何况他们两个还都是新人呢鲎。

    果然,周泫御的脸色不太好看,他面无表情的扫了他们一眼,最后把目光落在了嬉皮笑脸的周子谚的身上,叮嘱道:“第一天上班,注意点。”

    周子谚看着周泫御,两个男人的目光交汇处似乎深藏着什么暗涌,半晌之后,周子谚打了个长长的哈欠,油嘴滑舌道:“遵命,周总。褴”

    君兮明明早习惯了周子谚这样说话,可此时却闻到了不寻常的味道。

    她还来不及深究,周泫御过去了,没有再看君兮一眼。

    他的面容有些疲惫,君兮不禁遐想,难道昨晚真的发生了什么?不会她真的霸王硬上弓了吧!

    “你昨晚去哪儿了?”身旁的周子谚很应景,冷不丁地问。

    君兮愣了一下,随即防备地看着他:“怎么了?”

    周子谚避开她的眼神“没怎么,君轩昨天打电话给我,说家里的座机没人接。”

    “噢,我昨晚喝了点酒睡得早,可能没听到。”

    “嗯。”周子谚像是接受了这个答案,他往前走了两步,又突然扭过头来,一脸正经的道:“以后别喝酒了。”

    “你管我!”

    “对啊!我就是想管你。你酒量好可酒品不好,一喝醉就断片失忆,万一吃亏了怎么办?”

    君兮笑:“能吃哪门子亏?”

    “别不把男人当男人,那些人平时看似对你没企图,可谁知道他心里怎么想,没准就是在等时机轻薄你呢!”

    君兮瞪他一眼。

    “你说谁!你吗?”

    “我……”周子谚脸有些红,甩手不理她:“我要轻薄你,你早就是我的人了。”

    君兮跟上去,她脸上笑盈盈的,心里却不免发酸。

    一人所欲才算轻薄,如果是两情相悦,哪里还有轻薄之说。

    可惜,她和周泫御只是她的一厢情愿……

    周子谚中规中矩的坐了一早上,他平时除了爱玩赛车,其实对电脑游戏也极其钟爱。

    但是,办公室的同事都在工作他一个人开着游戏窗口影响观瞻,他不想仗着自己姓周就表现的太过嚣张,毕竟,姓周的不止他一个。周泫御有多忙,他全都看在了眼里。所以他也低着头假意翻文件,其实什么都没有看进去,可一早上下来,还是眼睛酸涩难忍。

    等到中午吃饭的时候,周子谚终于憋不住声儿了。

    “我们去外面吃吧?”他一边舒展着自己的双臂一边对君兮提议。

    “周公子,你那蹄子还带着伤,能不能消停点?”君兮拉了周子谚的胳膊:“去餐厅,餐厅的菜挺好吃的。”

    “餐厅的饭菜再好吃也不过是学校食堂的水准,你看你最近瘦的!我带你去补补!”周子谚反握住她的手。

    “算了,你不去我自己去!”君兮松了手。

    周子谚撇着嘴,明明还想说什么,转眼看到总裁办公室的门打开了,周泫御和贾蔓正从里面走出来,看着架势也像是去吃饭。

    他连忙跟上去。

    “我去我去我去。”

    可惜,君兮的注意力已经不在周子谚的身上了。她看着眼前那对身影,这两个人最近总黏在一起,虽然是以工作之名,但是孤男寡女的,还是会惹人浮想联翩。

    孝琳她们已经默默的把贾蔓当成了婴水灵那样的角色——总裁的绯闻女友。

    君兮虽然从来不参与她们的茶水话题,但是听到大家都这样说,她心里还是怪难受的。

    到了餐厅门口,周泫御转身就进了领导专用的小餐厅。

    贾蔓也往那里去了,她虽是新人,但所有待遇都是跟着公司领导的标准走的。

    公司不少同事眼红着贾蔓,君兮也是其中之一,她倒不是羡慕贾蔓的待遇,她只是很羡慕她,能随时随地在周泫御的身边,重要的就好像是他的左膀右臂一般,不可或缺。

    餐厅人多,周子谚腿还不好使,君兮怕他滑倒,让他先去边上坐着等。他起初不肯,但是看到那长长的队伍,顿时就退缩了。这个人,从小到大最讨厌的就是排队了。讨厌排队,偏偏也有原则的不喜欢插队,所以每回有需要排队的事情,他都要找人代劳,她首当其冲,通常都是他选中的可怜虫。

    君兮一个人站在队末,跟着长长的队伍挪动着。她其实也不喜欢排队,觉得特别浪费时间。

    都怪周子谚,要不是他磨磨蹭蹭花花肠子一堆,他们也不至于这么晚过来。

    好不容易轮到了她,餐厅里忽然传来了一阵

    动,那架势瞧着,应该是什么了不起的人物来了。

    君兮回头,果然,周泫御和贾蔓从小餐厅里绕过来了。

    “周总,今天又上这里来吃啊?”打菜窗口的工作人员热情的和周泫御他们打招呼,顺势把两个餐盘递了过去。

    听这话,这应该不是总裁大人第一次过来这里“体验民间疾苦了”。

    “你要吃什么?”贾蔓小声地问周泫御,然后看了一眼还剩下的不多的几个菜:“这里的山药排骨好像不错,可惜不多了。”

    君兮暗暗腹诽,周泫御才不吃山药呢,他一吃山药就过敏,灵的让人咋舌。

    “贾经理,要吃什么啊?”

    窗口的工作人员已经完全把君兮当成了透明人,直接罔视她递出去的餐盘。

    “先来后到,让前面的人先。”周泫御对贾蔓说。

    贾蔓如梦初醒的样子,连忙往后退了一步,对君兮比了个“请”的手势。

    君兮一点没有受宠若惊的样子,本来就是她先来的。

    她把自己手上的两个餐盘往前一拍,大声的说:“两份山药排骨。”

    锅里的排骨只够两人份的了。

    负责打菜的工作人员看了看君兮,一点都不掩饰对她这个“不识相”的陈咬金有多厌恶。

    “周总……”工作人员为难的看着周泫御。

    “怎么?没听到?”周泫御淡淡的。

    “那您?”

    “我从来不吃山药。”

    “原来是这样啊,好好好。”工作人员恍然,这下大大方方的把盘子里的排骨都盛进了君兮的那两个餐盒。

    “原来你不吃啊!”贾蔓嘀咕,依旧小声:“看来我太不了解你了。”

    这话……着实暧昧,根本不像是工作搭档该说的。

    君兮下意识的去看周泫御的反应,周泫御竟然对贾蔓笑了一下。

    他那么轻轻一笑,有太多她看不懂的情绪。

    心,忽然就钝痛起来。

    “文君兮,菜是现炒的吗?你怎么这么慢啊?”周子谚等得不耐烦了,远远地喊过来。

    “来了!”

    君兮匆匆的转身,也许是为了快些避开他们的眼神,她有些慌乱。所以,一抬脚就踏在sh滑的地面上。

    “哎哟!”

    “啊!”

    随着她的惊呼,耳边响起了一阵尖叫。

    君兮感觉到臀部一阵酸痛,手肘也像是崴了一下。

    手里的饭汤一下全洒了,好巧不巧,还偏偏洒在了贾蔓的身上。

    所以,刚才那声尖叫,就是来自贾蔓。

    也不怪她,人家穿着这样雪白干净的衣服,沾了饭汤还成什么体统。

    “没事吧!”

    周泫御连忙伸手想去扶君兮,可是瘸着脚的周子谚已经冲到了他们的眼前,抢在他前面蹲了下去。

    “你猪啊!”周子谚一边数落着她,一边伸手把她扶起来。

    周泫御收回了手,把目光挪到贾蔓身上,就好像他刚才那句话是问贾蔓的一样。

    “对不起对不起啊,我不是故意的!”

    君兮看着贾蔓裙子上那片斑驳的痕迹,立马真诚的道歉,虽然她不喜欢这个贾蔓,但是这次的事情真的是她的错。

    贾蔓看了君兮一眼。

    “我可以作证,她绝对不是故意的故意的,她是真蠢。”周子谚搀着君兮,对贾蔓补了一句。

    贾蔓竟然被周子彦逗笑了,这样的情况下还能笑出来,这个女人也是个人物。

    “算了,没关系。”

    她这样大度的不追究倒让君兮有些无所适从起来,君兮甚至做好了她对她大吼大叫的准备了。

    看来,是她小人之心了。

    “实在不好意,我看你得回去换了。”君兮拿了餐桌上的纸巾盒,抽出几张纸巾帮贾蔓擦了一下。

    “得了得了!”周子谚把她拉回来,护在臂弯里,揉着她的手肘,问她:“你自己就不疼吗?”

    “我没事。”君兮挣了一下,甩了甩手证明自己真的不疼。

    “是啊,你得摔断了才算有事。”周子谚没好气的,眼里却全是心疼。

    君兮笑了一下,抬眸看到周泫御一直在看着她。触到她目光的瞬间,周泫御转开了脸。

    “走吧。我送你回去换衣服。”他对贾蔓说。

    “吃完饭再走吧。你不是说想来这边吃吗?”

    “不吃了,去外面吃。”

    周泫御的语气,就好像是被谁扰了兴致一样。

    谁呢?一定是毛手毛脚的她吧。

    ?

    周泫御带着贾蔓出去了。

    君兮看着他们两个人一前一后的背影,顿时什么胃口都没有了。/p

    餐厅的工作人员拿着扫把冲出来,见她还站在原地,没好气的冲着她的脚挥了一下扫把,说:“还不快让开!”

    君兮吓的往后退了几步,险些又滑倒。

    “喂!你们怎么回事!”周子谚怒了。

    “什么怎么回事?工作啊!你们把餐厅弄得这样一团糟糕,难道我们不用清理吗?”

    餐厅的工作人员显然并不知道眼前站着的人是公司的太子爷,口气冲的很。

    周子谚愣了一下。

    餐厅的工作人员还再嘀嘀咕咕:“也不看看刚才那两个人是谁,就敢在那里撒野。搞得我们都这么难堪……”

    周子谚把君兮拉到自己的身后,抬手一指,用餐厅所有人都听得到的声音说:“把你们经理叫来!”

    “哟,你是谁啊!我们经理那么空在等你传唤的呀!真当是搞笑的来!”餐厅的工作人员眼睛一斜,透出满满的不屑。

    “子谚,算了!”

    君兮伸手拉他,婴水灵的事情刚刚过去,她不想又在餐厅闹什么笑话了,她只想息事宁人。

    “算什么算!我这暴脾气,算不了!”周子谚直接甩开了君兮的手。

    “有暴脾气就不要来恒富工作。一个毛头小子在这里瞎叫唤什么,你当你是太子爷啊!”

    周子谚笑起来。

    “我没把我当太子爷才赏脸来这里吃饭,你倒好,给我摆起谱来。”他说着,扫了一眼围过来看热闹的其他餐厅人员:“看什么看,还不快去把你们经理叫来!”

    “不好意思,我们经理今天休假,你要找得明天这个点过来。”周围响起嗤嗤的笑声,也不知道那位经理是真的休假还是假的休假。

    “那就把经理的经理叫过来!”

    “经理的经理?那更不好意思了,我们经理是高莱茵经理直管的。高经理可不是你想见就能随随便便能见的!”那位拿着扫把的工作人员脸上的嘲讽更加的明显。

    周子谚伸手去掏手机,君兮知道他是什么意思了,连忙伸手制止:“你要干什么?别闹了!”

    “文君兮,你闭嘴。今天这事儿我必须得替你讨回公道。丫的吃个饭还要看人脸色,这些人是把这里当成了什么地方?馆子吗?”

    “要讨公道就赶紧的,我们这里还要收拾呢!”餐厅的工作人员不耐烦的催促道。

    周子谚简直要炸毛了,他快速的在手机上按下一个号码。

    虽然是午休时间,但是电话那头的人很快接起来了。

    “高经理,麻烦你带上餐饮部的名单马上到15楼餐厅。”

    周子谚只说了一句话,就把电话按掉了。他汹汹的气势让围观的人看出了端倪,这下没有人敢再冷嘲热讽的说什么了。

    大家都在观望,看高经理会不会来。

    不出三分钟,高莱茵就踩着高跟跑上来了。

    餐厅彻底的安静了,静得让人心生惶恐。

    “怎么了子谚?”

    高莱茵看看这一地的狼藉又看看周子谚。

    “高经理,不好意思打扰你休息的时间,我就是好奇,餐厅的员工都是以什么标准招进来的?这些狗眼看人低的习性,到底是来之前就有的还是在我们恒富沾染上的!”

    周子谚的目光像是机关枪一样扫了一圈。

    刚才兴致高昂的人这会儿都意识到了眼前的人绝对不是他们能惹得起的人物,顿时像焉了的茄子一样,垂着头。

    高莱茵眼见在周子谚嘴里问不出什么话,转头看着君兮。

    “君兮,这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没事……”

    “没事个p!文君兮,你没看见刚才这一个个都要骑到你头上来的样子吗?你替他们掩掩藏藏谁会感激你?这五年难道还没让你明白,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吗?”

    君兮不作声。

    周子谚说的一点都没有错。

    她的确早就看透了,这就是个弱肉强食、欺软怕硬的社会。但是,正因为她看透了,她才更不想变成这样让自己都作呕的人。

    从周子谚利用恒富太子爷这个名头把高莱茵叫来时,她和这些“强者”的立场就已经调转了。能把人踩在脚下的人已经变成了她。

    但是,他们可以狗仗人势,她却不想狐假虎威。

    “这事儿就算了吧。希望以后餐厅的工作人员能够一视同仁的对待公司的同事,新同事也是需要尊重的。”君兮说,说完看了看高莱茵:“高经理,麻烦你跑一趟。真不好意。”

    高莱茵是聪明人,光听周子谚和君兮的话,就已经猜到了这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她对君兮微笑,伸手揽住了她的肩膀:“如果让你受委屈了,我替公司向你道歉。这件事不会就这么算了的。该追究责任的,恒富不会姑息。不然,要让子谚回家告诉了老周总,我这经理的位置是坐还是不坐了!”/p

    “高经理,我们知道错了!”

    那位拿扫把的工作人员见风使舵的本领极强,她面露可怜巴巴的表情先对高莱茵认错,转而从君兮身上下功夫:“对不起文小姐,今天的事情都是我们不好。你可发发慈悲,一定要原谅我们为我们求求情啊!”

    她说着,手就朝君兮伸过来,想要拉住她。

    周子谚一把攥过君兮,不给她心软的机会。

    “文君兮,我们走。高经理,这里就麻烦你了!”

    高莱茵应了声,周子谚就连拖带拉的把君兮带了出去。

    “诶!他们……”

    “他们不关你的事情。”

    “出来打工不容易。”

    “你能不能不那么善良!”周子谚瞪着她。

    君兮的眸子水灵灵的,看着就让人心驰神往。

    周子谚“哼”的一声,顿时就气短了:“放心吧,高经理不会对他们怎么样的,顶多记个过。恒富不会随随便便开人的。”

    君兮这才放心的松了一口气。

    “走吧,去外面吃。”

    君兮只能点头。

    见她这会儿这样乖顺,周子谚一下来气:“你看你,早听我的去外面吃多好。”

    “谁知道会发生这么多事儿啊!”

    “反正以后大事小事都得听我的。”周子谚做总结成词似的。

    “去去去,你是谁?当家的啊?”

    “不错,再叫一遍。”

    “滚滚滚……”

    ?

    贾蔓住的公寓离恒富一点都不远。

    周泫御把她送到门口。

    “下午我有点事,你自己回公司。”他交代。

    正在推门的贾蔓动作顿了一下,回头看了看周泫御。

    “好。那你路上小心。”

    周泫御没作声也没有点头,只顾自己挪开了目光。等贾蔓下车合上了车门,他发动车子就走。

    车子径直去了医院。

    周泫御来找jan的。jan并不在办公室,护士说他带着病人去一楼做检查了。周泫御又找去一楼,果然在楼道里遇到了jan和他的兄长周泫永。

    周泫永的病例已经转到了这家医院,并且由jan亲自接手在跟进。

    “ken,你怎么过来了?”jan老远就看到了周泫御,他招手和他打招呼。

    周泫御走过去,冲jan挑了挑眉,低头叫了一声大哥。

    “你怎么过来了?”周泫永也问。

    “知道你今天过来检查,我不放心。”

    “你都把jan给我带来了,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周泫永心情不错的样子。

    “检查刚结束,结果要明天才能知道。所以你可能白跑一趟了。”jan笑着说。

    “没事。我正好找我哥也有事。”

    “好,那我就不打扰你们了。”jan拍了拍周泫御的肩膀,识趣的把轮椅的推手让给了他,转身走了两步又回头:“明天结果出来了我会给你打电话,你不用再特意过来。”

    “好。”

    jan走了,走廊里空荡荡的。

    “找我什么事儿?”周泫永抬头看了周泫御一眼。

    “其实也没事,就是想和你说说话。”

    “哦?”周泫永不太相信。

    他这个弟弟,可是鲜少会对他说这样温情脉脉的话的。今天的他可不像他。

    周泫御推着周泫永的轮椅,往医院的花园里去,那里可以晒到太阳,他现在的心情极其阴郁,得好好晒一晒太阳。

    花园里人挺多的,多数都是推着轮椅来走一圈的。这里大概是医院最有生机的一个地方,能让人心情变好的一个地方。

    周泫御虽然说想和周泫永聊天,但是半圈走下来,他还是沉默。

    “子谚今天去公司了吧?”周泫永主动开口。

    “嗯。”

    “怎么样?没闯祸吧?”

    “没有。”

    “那就好,这小子在赛车道儿上疯惯了,刚进公司可能不太适应,我就怕他把赛车的急脾气带到工作上来,你可得看好了他。”周泫永说起儿子,还是掩不住的担心。

    “我知道。”周泫御走到一排石椅处停了下来,他坐下,和周泫永并肩:“大哥,你为什么忽然让子谚进公司……”

    周泫御想起早上接到兄长的电话,那会儿精神恍恍惚惚的,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你可别多心。在这个世界上,能让我把恒富放放心心交出去的人,只有你一个。”周泫永按了按周泫御的手背,似是安抚。又接着道:“至于子谚,我倒是想让他进公司学习也得他自己肯才行啊。这小子倔起来十头牛都拉不回来,这一次,是他自己

    来找我说要进公司的。”

    “主动?”

    “是啊。他难得有求于我,我自然高兴,二话不问就同意了。”周泫永脸上浮起一抹自嘲的笑:“你看我这当爹的有多失败。儿子有需要了才想起我。而我,就是等着他施舍那一点需要在活着。”

    “哥,子谚还小,等他再经历一些事情,就能原谅你了。”

    “我对不起他妈,他不会原谅我的。”周泫永叹了一口气。

    周泫御沉默。

    感情的事,总有太多的是是非非不足以为外人道,谁都一样。

    “我听莱茵说,当初子谚介绍进公司的那个孩子,就是文家的孩子?”周泫永忽然把话题带到了君兮的身上。

    “是的。”周泫御点头。

    周泫永苦笑:“那看来,子谚是为了那孩子。这两个孩子,还真是剪不断理还乱的。从小打打闹闹,谁能想到长大了这么难舍难分。不过,我是不会同意他和文家的人有瓜葛的。”

    “为什么?”

    “文卫当年把自己的名声搞得那么臭……”

    “可君兮是无辜的。”周泫御直接打断了周泫永的话。虽然,他现在还不知道,是不是如君兮所说,她的父母也是无辜的,但他肯定,那个善良的女孩儿绝对什么都不知情。

    周泫永不说话。

    气氛有一瞬凝固了,文家,果然不是一个好话题。

    “大哥。你没有照顾好君兮。”周泫御忽然说。

    这话不像是兴师问罪,但是听起来却比兴师问罪更加的沉重。

    周泫永的脸色有些难看。

    “大哥,我当年走的时候,明明让你帮我照顾好她,而你,也是答应了的。”

    “泫御啊,你听我说……”周泫永急了,一着急,就咳嗽起来。

    “算了。”周泫御拍了拍周泫永的背,他知道兄长此时的状况不能太激动的:“大哥,我没有要责怪你的意思。只是听子谚说起,君兮这些年过的并不好,我心里难受。不过,再难受能怎么样呢?她已经熬过来了,只要她现在好好的,这就够了。”

    周泫永抿紧了唇,仍是有些气急。

    周泫御知道自己不该忽然说这些话,但是今天发生了很多事情,他一时心情不好就忍不住了。

    但是他能怪谁呢?要怪也只能怪他自己,既然无法相陪,那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别人和她拥有一段特别的回忆而无法参与其中。

    “但是大哥,不管怎么样,君兮是个好女孩,我希望你能接受她。”

    无论是将来的儿媳妇还是弟妹,他都得要接受她,也必须接受她。

    ?

    和周子谚出去吃了午餐,来来回回之后,午睡的时间也没有了。

    君兮一整个下午都浑浑噩噩,心不在焉的。

    贾蔓换完衣服之后是自己回来的,周泫御不知道去了哪儿。君兮有些开心他们没有在一起,可是见不到周泫御又感觉有点失落。

    她这绝对是恋爱了的感觉。

    只可惜,是一个人的恋爱。

    周子谚因为在餐厅教训了那群素来不讨喜的工作人员,瞬间成了办公室那群女人心里的英雄。才半天的功夫,他就已经彻底的和大家打成一片了。

    这绝对是个人精,在女人堆里尤其。

    大伙正商量要给他办个欢迎活动。至于活动内容,方案极多,什么唱k吃饭的算是初级水准的,也有人提议出去蹦极玩极限运动……最后折中,大家决定这个月底一起去露营烧烤。

    “君兮,你会参加吧?”

    孝琳走过来,推了推正在出神的君兮。

    “她当然得去。”周子谚接过话茬,想也不想就替君兮做了决定。

    “你凭什么替她做决定啊?”孝琳揶揄周子谚:“周公子,你是不是在追我们君兮啊?”

    大伙立马起哄,气氛一下子变得热火朝天的。

    周子谚看了看君兮,面不改色地道:“是,我就是在追他。”

    “你疯啦!”君兮随手抄起一支笔,朝着周子谚砸过去。

    周子谚稳稳地接住了,然后嘿嘿地笑:“你们看,这么凶,除了我还能有谁受得了。”

    君兮作势冲过去要打他,他连忙讨饶。

    “叫上周总一起吧。”有人提议。

    “叫周总干什么啊?”也有人反驳。

    “周总不是子谚的亲叔叔吗?叫上他不是挺好的吗?”

    “就是就是,周总平时对我们也挺好的,叫上他叫上他。”

    “……”

    办公室里顿时像是炸开了锅,大家热烈的讨论着争辩着,好像只要他们邀请,周泫御就一定会有时间参加一样。

    作为男主角的周子谚却忽然没话了。他没有说邀请,也没有说不许请。

    君

    兮当然是希望周泫御一起去的,他去了,她才会觉得有意思。毕竟,只要看着他,无论做什么,她都会觉得有意思。

    大家正热火朝天的时候,周泫御回来了。

    看着他从电梯里走出来,刚才还信誓旦旦扬言要邀请周总一起去的那一派瞬间安静下来,没有人敢开口。

    周泫御越走越近了,他正低头看着手机屏幕,并没有注意她们这边直勾勾望着他的眼神。

    “周总!”

    还是孝琳,她忽然鼓足了勇气,张口喊了出来。

    周泫御抬头,看过来。

    “什么事?”

    “我们大家打算这个月底去露营烧烤,当是欢迎子谚加入恒富的聚会。不知道你有没有时间一起参加?”

    君兮与众人一样,期待的看着周泫御。

    周泫御想了想,点头。

    “好。”

    “真的啊!周总你答应了啊?”孝琳兴奋地大叫一声。

    周泫御勾唇:“难道你们只是客套一下,并不真的希望我答应?”

    大家都笑起来。

    “不是不是,我们当然是真心希望你一起去的。”孝琳连忙解释,一边解释一边推搡着君兮:“是不是啊君兮?”

    君兮愣了一下。

    周泫御朝她看过来,目光寡淡,看不出什么情绪。

    “快说是不是啊?”孝琳催促。

    “是。”

    她看着周泫御的眼睛,回答。

    ?

    日子平淡如水的过着,周泫御还是每天都很忙,和君兮的关系也不冷不热的。多数时候,两个人遇见了也不会说话,点个头就算是打了招呼。

    君兮越来越怀疑,自己那天喝醉了酒到底对周泫御做了什么,不然好端端的,这个人怎么就不理她了呢。

    至于周子谚,他渐渐的开始上手他的工作,他又一次刷新了君兮对他的看法,原来他不仅对赛车有天赋,他做什么都很厉害。

    而要说大家每天最期待的时刻,就是午休时讨论露营烧烤的方案。

    君兮因为每次讨论的时候都没有表现出特别的积极性,特此被大家选举为此次活动的小组长。她哭笑不得。

    孝琳解释,读书的时候不是都这样嘛,对这门学科没什么兴趣的小朋友最后都会被选为课代表,委其重任,才能激发起斗志……

    这样笑笑闹闹,很快就到了月底。

    集合的那天,作为小组长的君兮第一个到达公司。她打算把参与者的名单打印出来,准备等下签到用。可是她站在打印机前等了半天,也没见纸出来。

    原来是打印机没纸了。

    君兮在办公室里找了一圈,愣是没有找到a4纸。想来,平时都是男同事合力去了楼下搬上来的,这会儿要她一个人搬貌似有些困难……正当君兮到处搜罗废纸准备用废纸打的时候,她忽然看到了资料柜上有一叠没有用过的a4纸。

    她跑过去,抬手够了好一会儿也没有够着。

    “我来。”忽然,身后传来了熟悉的声音。

    君兮回头,看到周泫御不知道什么时候也已经上来了。他穿的很运动,脚上一双蓝黑的跑鞋让他看起来与时下的年轻学生没什么两样。

    他说着话已经走到了君兮身边,而君兮还维持这抬手的动作,一时忘了让开。

    周泫御直接站在君兮身后扬手,他们贴的很近,身子随时会贴到一起的感觉。君兮吸一口气,就能闻到周泫御身上熟悉的味道。

    她喝醉那晚什么都忘了,唯独记得这味道,始终贯穿了她的梦。

    君兮扭头,看着他俊朗的脸。

    “喏。”周泫御把那叠纸递给她。

    “谢谢。”君兮对他笑了一下。那眉眼一弯,闭月羞花。

    周泫御怔忪,她一笑,他好不容易筑起的高高围墙,就会瞬间土崩瓦解。

    “你们这么早!”

    贾蔓的声音传过来。

    君兮一愣,她记得没有人请贾蔓啊。

    周泫御像是看穿了她的心思,说:“是我叫她一起来的。”

    ---题外话---很快就会有转机了~~


极速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心悦君兮 > 心悦君兮简介 > 第七十六章 此情可待16【万更】
申明:心悦君兮最新章节,小说《心悦君兮》文字、目录、评论均由网友发表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Copyright 极速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