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速小说网 > 武侠小说> 战天阙,白发皇妃 > 第87章 制造机会让他们暴露
返回书页
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战天阙,白发皇妃:第87章 制造机会让他们暴露

类别:武侠小说    作者:蔚然语风    书名:战天阙,白发皇妃    本书简介
聪明人一秒记住 极速小说网 www.jisuxs.net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jisuxs.net

    连子夜羞愧地说:“我建议皇上彻查,皇上说不想惊扰后宫嫔妃,就这样算了!”

    战擎天都不愿意查,连子夜一个副将能有多大作为,战天钺懂连子夜的苦衷,想了一下道:“那就算了……战天霖那边有什么动静呢?”

    连子夜摇摇头:“那日刺客的事发生后,三皇子进宫探望过皇上和太后,在太后宫里用了膳就出宫了,之后一直在府里和几个侍妾厮混,没出过府,听说他的管家又给他买了几个女人!件”

    战天钺沉吟着,连子夜又禀道:“王爷,南充那边近来不断地扰边境,听说南充王还把公主嫁给了鬼方太子,有鬼方撑腰,南充王胆子大了,三天两头来抢,边境那边的驻守已经几次上书皇上,请皇上派兵给南充一点颜色看看!龊”

    战天钺愣了一下,之前倒是听说南充不安分,没想到自己才昏睡了几天就越演越厉了。

    “皇上怎么说?”

    “你昏迷不醒,皇上就派彭将军出征,已经点了人马,昨日启程了!”连子夜禀道:“皇上还许诺了彭将军,说要是能攻下南充,就封他为王!”

    战天钺又被惊了一下,西溱没有封外姓为王的先例,战擎天这样做不觉得过了吗?

    虽然说能拿下南充对西溱很有利,可是开了这样的先例,那以后立功的将领又怎么封赏呢?

    想着,战天钺有些歉意地对连子夜说:“本王这次出事连累你了……要不然我们去打南充,你就可以早日和六妹成亲了!”

    “王爷说哪里话,怎么说连累我呢!升官的机会有的是,不急于一时!何况,彭将军这次出去也不见得就能赢……鬼方和南充才结盟,士气正旺,彭将军想打下南充很吃力呢!”

    这倒是是实情,战天钺就放下了这事,休息了一天,次日准时上朝。

    他重新出现在早朝上,之前的谣言就不攻而破,有些虚假地向他问好,阴阳怪气地说他瘦了什么的。像宫慕青和一些真心和战天钺交好的,看到他出现自然是欣慰的。

    战擎天上朝,不痛不痒地过问了朝中的事,就宣布退朝。

    战天钺刚走出来,就见战擎天身边的李公公迎面而来:“王爷,皇上请你去御膳房一起用早膳!”

    战天钺点点头,回头交待了连子夜几句,就随李公公来到御膳房。

    一进门,就见战擎天坐在正位,阮依雯和庄宁馨姐妹侍候在一边。

    “天钺,来,这几天你身体欠安,朕都没能见你,我们兄弟今日好好聊聊!”战擎天笑眯眯地道。

    “多谢皇上挂记!臣弟让皇上担心了!”战天钺在下首坐下,宫女们在他面前摆上了早膳。

    “天钺,这次生病清减了些,难道是那几个侍妾没有好好侍候吗?朕琢磨着,这侍妾毕竟是侍妾,王府没个女主人ca心终是不好!朕不能坐视不管了,你说吧,你是要自己选还是朕给你赐婚?反正年底之前,你必须成亲!”战擎天半开玩笑半威胁地说道。

    “皇上这不是为难臣弟吗?这娶亲又不是买东西,看中了就拿走,不喜欢了就扔了!”战天钺有些无奈地自嘲道。

    “朕不听你这些借口,朕就不信我西溱这么多女子,就没一个能让你看中的吗?还是天钺心里已经有了人选,其他的女子都看不上眼了?”

    战擎天偏头看向阮依雯:“爱妃,你经常接触那些官员家眷,可知道我们天钺倾心谁家千金呢?”

    阮依雯含笑看了一眼战天钺,摇摇头说:“皇上,妾身怎么会知道钺王爷喜欢谁家的千金呢!那些夫人们也没谁对妾身说这事,大抵钺王爷眼光太高,看不上她们吧!”

    “哦,天钺,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娶妻娶贤,只要她长得过的去,一心一意对你就行了,哪来那么多挑剔!看来朕管这事对了,要放着你挑,还不知道挑到什么时候呢!李公公,去把朕给钺王挑的女子画像拿来,我们今日就把这事定下来!”

    李公公答应着走了,战天钺眸色微沉,入口的食物都不知道是什么味,战擎天这是想逼自己吗?

    一会,李公公抱来了画卷,宫门们收走了碗筷,李公公把画卷摊在桌上,笑道:“王爷,全在这了,您慢慢挑!”

    战天钺扫了一眼那些画卷,画上的女子都婀娜多姿,旁边还注了说明,某某家的千金。不得不承认,战擎天是下了一番苦心的,这挑来

    的女子身份地位都算低。

    “阮妃,这么多女子,四弟估计会挑花了眼,你去帮着看看,谁更适合四弟!”战擎天命令道。

    阮依雯迟疑了一下慢慢走过来,低头看着那些画卷。

    战擎天看着两人站在一起看画卷的样子,不知道为何,心里很不舒服,这两人怎么看怎么般配,再想起那封密信,心里就像有虫啃噬般浑身都不来劲了。

    “王爷,耿相家的二千金不错啊,听说性格很好,知书达理,还弹的一手好琴!”阮依雯挑出一个女子的画卷递给战天钺。

    战天钺随手接过放在一边:“能得阮娘娘夸奖,想必不会错,本王考虑一下!”

    “皇上,妾身能过去帮钺王一起挑选吗?”庄宁馨忽地问道。

    战擎天看看她,颌首:“行啊,多个人多个主意,去吧,好好帮钺王爷挑个好王妃,到时让钺王给你包个大红包!”

    “妾身也要去!”庄宁妤撒娇道。

    “嗯,都去吧!朕皇弟的幸福就在你们手上了!”战擎天似笑非笑地道。

    庄家姐妹两就一起走了过去,眼一扫,庄宁馨挑出一张画卷递给战天钺:“王爷,彭将军的千金不错啊,能文能武的,她做王府的女主人,一定能帮你把王府打理的井井有条!”

    “我这个也不错,张太医的千金,据说从小跟着张太医学医,医术好,以后做了王府的女主人,王爷生病什么的都有她亲手照顾,王爷再不用担心会清减了!”庄宁妤笑眯眯地把画卷塞给战天钺。

    “你那个不好,听说张太医的千金性格古怪,常躲在家里研究什么毒药,还养了些吓人的毒虫,她要做了王府的女主人,那不是害王爷吗?”庄宁馨反驳道。

    “你这个也不好,听说彭将军的千金性格暴躁,还打死过下人呢!”庄宁妤也不服输地叫道。

    “你胡说,彭将军的千金才不是这样的人呢!”庄宁馨边说边伸手推了一下庄宁妤:“你走开,她是我的好姐妹,我不容许你乱说她!”

    “你才走开,明明是真的!”庄宁妤反手把庄宁馨推开。

    两人就你推我搡起来,“一不小心”失手,庄宁妤就撞在了阮依雯身上,阮依雯站立不住,仰面就往战天钺身上倒去。

    “娘娘小心!”战天钺眸光一沉,身子避开了,只伸手一托阮依雯的手肘,阮依雯惊叫声还没出来就站稳了。( )

    “行了,你们胡闹什么!这是你们撒野的地方吗?”

    战擎天忽地一喝,一拍桌子就站了起来:“你们都不用挑了,下去!四弟,朕看阮妃挑出来的人不错,就她吧!朕马上就给你赐婚!”

    “皇上……婚姻之事非同儿戏,臣弟虽然觉得阮娘娘挑的人不错,可是臣弟还想多了解一下……皇上,臣弟没有什么过多的想法,只希望娶的娘子能一心一意对臣弟……以后生下孩子,也不用再像臣弟一样孤苦……请皇上理解臣弟一番苦心!”

    战天钺一拱手,沉声道:“皇上放心,臣弟今年一定会成亲的,不会再让皇上为臣弟ca心!”

    战擎天看着战天钺,眼前浮现出当年战天钺如死鱼般的样子,心有丝软了,点点头道:“好吧,朕就依你,到时不成亲,朕挑个女子送到你府上直接成亲!”

    “多谢皇上成全!如果没其他事,臣弟先告退了!”战天钺躬身行了礼,转身走了。

    战擎天目送着他走远,转头,看到阮依雯面露不悦地瞪视着庄家姐妹,心一动,缓和下语气道:“阮妃,四弟不是要多了解了解对方才肯成亲吗?你张罗着安排一下,给他们制造点互相了解的机会吧!”

    阮依雯愣了一下,苦笑道:“皇上,妾身从没做过这样的事,怎么安排呢?”

    战擎天转向庄宁馨:“钺王是朕最喜欢的弟弟,他的终身大事也是朕最关心的事,朕无暇顾及这事,你们三人就为朕分忧解难,一起想想该怎么做吧!谁想的方法要是能让钺王早日成亲,朕重重有赏!”

    “皇上放心,我们一定会皇上分忧解难,这事就包在我们身上吧!”庄宁馨信誓旦旦地道。

    战擎天目光深远地看了看三人,点点头:“那朕就等你们的好消息了!你们姐妹三人要团结,有事好好商量,可别再弄出今天这样的事!”

    战擎天先走了,庄宁馨虚假地

    看看阮依雯:“娘娘,你最大,以后我们都听你的,你说吧,怎么制造机会呢?”

    阮依雯淡淡一笑:“我所知不多,宁馨你接触的人多,还是你来想办法吧!只要是好主意,我都支持!”

    庄宁妤似乎忘记了刚才和宁馨的不快,凑过来道:“制造机会不难,可我觉得我们还是要先弄清楚钺王喜欢什么样的女人,找准了就能制造机会了!”

    “那钺王喜欢什么样的女人呢?”宁馨问道。

    宁妤笑道:“想知道不难啊,去找王爷身边的人打听就行了!”

    阮依雯听着,忽地冒出一句:“钺王应该喜欢有才气的女人!”

    “哦,你怎么知道?”宁馨不怀好意地问道。

    阮依雯淡淡一笑:“之前不是听说王爷喜欢月汐楼的菲菲姑娘吗?那菲菲姑娘的琴技帝都闻名,只可惜出身太低做不了王妃……”

    “哦,懂了,娘娘的意思是我们找个像菲菲一样琴技出众的女人就能得到王爷的青睐了!难怪刚才娘娘推荐耿相的千金呢!还是娘娘了解钺王!”

    宁妤虽然是奉承,那语气里的含沙射影阮依雯还是听出来了,她脸色微微一沉,却没发怒,淡笑道:“都是道听途说,对不对还要验证了才知道!好了,本宫累了去歇着了,这制造机会的事就交给你们两了,好好做啊!做好了皇上一高兴,就封你们为妃了!”

    宁馨姐妹两算起来还是宫女的身份,虽然已经被临幸过,可战擎天金口没开,这身份还是阮依雯的奴婢,主子有令,两人岂敢不尊,看着阮依雯扳回一局得意地走了,两人都气得磨牙,气哼哼也跟着回自己的房间去了。

    宁馨才到房间没多久,宁妤急匆匆地冲了进来,把门窗一关就拉着宁馨躲到了床里。

    “宁馨,我们有机会扳到姓阮的那贱人了!”宁妤神秘兮兮地笑道:“你知道我刚才回屋里得到了什么吗?”

    “什么啊?”宁馨莫名其妙。

    “你看这个!”宁妤拿出一张小字条递给了宁馨。

    宁馨展开一看,惊叫了一声:“天啊,钺王和阮依雯有私情?”

    宁妤伸手捂住了她的嘴,低声说:“小声点!你想死啊,没什么证据你敢说钺王和阮依雯有私情……你不知道钺王曾经救过皇上吗?没有证据,皇上才不管我们是谁的人,乱棒打死也是可能的!”

    “呃……谁给你的这字条,是想害我们吗?”宁馨拉开她的手,小声问道。

    “不知道是谁给的!我躺下在枕头下摸到的!”宁妤小声说:“你说要不要告诉太后?让她拿个主意,该不该揭发他们?”

    宁馨想了想道:“当然要,太后见多识广,她一定会给我们出个好主意的!”

    两人一拍即合,马上出门去找太后,太后看了字条,听两人说了来龙去脉就陷入了沉思。

    这字条来的蹊跷,如果没有这事就是有人想陷害庄家两姐妹,如果确有此事,那就是她们的机会了!

    “你们两人怎么想?”太后问道。

    庄宁馨眼睛一转,她比妹妹机灵,听出太后这是在考自己的处事能力呢,慎重地想了下才道:“太后,宁馨觉得这字条上的事要慎重,没有真凭实据,不能对皇上说!”

    庄太后淡淡一笑道:“钺王做事稳重,阮依雯也行事小心,就算真有其事,恐怕也无法找到!”

    庄宁馨抿唇一笑:“雁过留痕,只要真有其事,就会留下蛛丝马迹!细心点总会找到的!”

    庄宁妤有些心急:“怎么找啊,他们要真做了这样的事,证据都毁灭了,哪会轻易让我们找到?”

    庄太后看向庄宁馨,宁馨会意,微笑着提点:“宁妤,证据都毁灭了,那就制造新的证据!皇上不是让我们制造机会让钺王和那些女子互相了解吗?我们就不能制造机会让他们暴露吗?”

    庄宁妤恍然大悟:“你是说给阮依雯和钺王制造私会的机会?”

    庄太后和庄宁馨见宁妤一点就通,两人相视一笑,庄太后比两人慎重,提点道:“这事别做的太明显,毕竟给你们字条的人不知道是敌是友,还要防着他倒打一耙,你两人多费点心思,做的巧妙一点!”

    “嗯,太后放心,我们一定想到办法揭穿他们!”两人一起保证,告退后就回

    去想办法了!

    由东宫阮娘娘牵头,皇上支持的斗诗赏花会在御花园举行了,邀请的不但有帝都名门公子,还有各家小姐,有人戏谑这是皇上在举行集体相亲大会,志在为几个皇弟还有未嫁的公主寻找适合婚配的人选。

    还有人说皇上是在为自己选秀,后宫后位还虚悬着,皇上是动了春心。

    不管什么原因,反正这一天,被邀请到的公子小姐都盛装打扮,抱上自家开的正艳的花来到了皇宫。

    战天钺其实不愿意出现在这样的场合,奈何皇上亲点,指名他不能缺席,才不得已和洛无远兄妹一起前往。

    洛轻言今日也放弃了男装,穿了一袭玫瑰红滚金丝的锦缎长裙,领口处用金丝绣了一朵莲花,浓眉如云的发髻高高耸立,露出了光洁的额头,更衬的浓眉下的眼睛晶亮动人,整个人明艳高雅,又不失英气。

    进了皇宫,洛无远将她从马车上搀下来,战天钺一见都有种眼前一亮的感觉,见多了洛轻言男装打扮,这是头一次见她女装示人,倒也不输任何女子。

    “四哥,怎么样,这样子还能见人吗?”洛轻言看见战天钺,低低一笑,神情里有抹挑衅的味道。

    “四妹这样挺好!”战天钺淡淡颌首,四两拨千斤就算回应了洛轻言的挑衅。

    “轻言,你可来了,等你好久了!”八公主战颜夕在远处看到洛轻言来了,就走过来伸手挽住了她,有些不耐烦地说:“我最讨厌什么斗诗会了,假装斯文,还不如我们去踢蹴鞠来的痛快!”

    “夕夕公主要是有兴趣,小的陪你去啊!”洛无远嬉皮笑脸地说着,放肆地打量着战颜夕。

    今日战颜夕也被迫放弃了男装,穿了一袭紫色的劲装,这劲装不同于一般骑马的劲装,而是在衣裙的基础上改制的,袖口紧,修身很宽松,有许多褶子,每个褶子里都是细细的金线,举手投足间让人无法忽视地金光闪闪。

    战颜夕的发型也梳的很别致,墨发从中间分开,编成很多细小的辫子盘在头顶,两侧微微凸出,中间只簪了一支蝴蝶状似的珍珠簪,简单清爽。

    战颜夕听他嬉皮笑脸的语气,横了他一眼,头一甩:“谁要你陪啊,一边呆着去!”

    对于这个不务正业的洛家二爷,战颜夕从不待见,不是看在洛轻言面子上,她连话都懒得和他说。

    洛无远被鄙视,装作受伤地就往战天钺身上靠去,捧着胸口委屈地道:“四爷,管管你家八公主,她欺负我!”

    战天钺没等他靠上往前就跨开了,这两人见面就斗嘴,他都听够了。

    “四哥,你陪我们去踢蹴鞠吧!”战颜夕嘟嘴:“宫里的人都不是我的对手,你上次答应陪我踢的!”

    “这可不行,四哥今天可是主角,八妹要踢蹴鞠,改日吧!”战天渝不知道从哪走过来,笑眯眯地说道。

    “哼,不就是给四哥选妃吗?我这里就站了一个压倒群芳的女人,还用选吗?”

    战颜夕把洛轻言往前一推,有些气恼地对战天钺道:“四哥,我们都知道轻言对你的一片心意,你怎么就无动于衷呢?你看看那些女人谁比得上轻言,依我说,你不用选了,直接让皇上给你和轻言赐婚吧!”

    “颜夕……”洛轻言娇嗔道,有些羞涩又有些期待地看着战天钺,今日这一番打扮,与其说是为了参加诗会,倒不如说是为了让战天钺看看自己的另一面。

    可惜落花有意流水无情,战天钺淡淡一句:“八妹别闹了,四哥还不想成亲,你要急,四哥倒可以帮忙让皇上给你赐婚!”

    战火转移到战颜夕身上,战颜夕就不敢往下说了,她听出战天钺的威胁之意,真要惹恼了战天钺,他说的到做的到的,她可不想被皇上随便指一个人成亲!

    “天渝,我们去见过皇上吧!”战天钺说完就往前走,战天渝赶紧跟了上去。

    战颜夕有些内疚地看了一眼洛轻言,她是支持洛轻言做自己皇嫂的,可是不管怎么撮合制造机会,战天钺都无动于衷,她没法了。

    “我们也过去给皇上请安吧,不知道沐行歌今天会不会出来呢?”洛轻言问道。

    “她已经来了,在皇上身边呢!”战颜夕不喜欢沐行歌,先前老远看见战擎天把沐行歌带来,她就远远避开了。

    “哦,她还能到这样的场合啊,皇上对她的转变还真快!”洛轻言有些嘲讽地笑道。

    “就是,本来恨她入骨,也不知道她给皇上吃了什么,皇上就把她供在了澜月阁。现在更好,救了皇上,又换了个更好的地方……栖雁阁,那可是以前依然姐姐最爱去避暑的地方……”战颜夕抱怨着,陪洛轻言走了过去。

    战擎天坐在御花园的凉亭中,身侧有阮依雯和庄家姐妹还有几个妃子陪同着,凉亭外一棵树下,放了一张桌子,沐行歌独坐在桌前,身后有两个宫女,几个侍卫。

    知道的人是想着那几个侍卫是看守她的,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保护她的,每个路过的人都好奇地看看她,沐行歌一副淡然的样子,信手剥着葡萄皮。

    洛轻言走过来,一眼就看到沐行歌,对于战天钺和沐行歌的传闻,她听到了不少,就下意识地打量沐行歌。

    沐行歌今日穿了一袭水蓝色的衣裙,三千青丝挽了个流云髻,没有什么装饰,甚至连首饰也没有,看上去平淡无奇,哪有传言中凌厉霸道的气势啊!

    这就是北俞的守护神?如果换身粗布衣服,往百姓堆里面一站,估计也和她们差不多吧!

    洛轻言轻蔑地一笑,那些传言一定是夸大其事了,就这样的容貌,也想和自己抢战天钺吗?

    “皇上,洛小姐来给你请安了!”战颜夕拉着洛轻言走到战擎天面前,洛轻言跪下给战擎天行了礼:“民女见过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呵呵,洛小姐请起!八妹一直在朕耳边念叨洛小姐是女中豪杰,能文能武,今日就好好表现一下,让朕见识见识!”战擎天呵呵笑道。

    “皇上过奖了!民女这点所学糊弄一下市井之人还可以,拿出来只怕惹阮娘娘和真正有学之才笑话呢!”洛轻言大大方方地谢了恩,陪战颜夕站在一边。

    先前过来的战天钺和洛无远都被赐了座,战颜夕一见还有两个空位就嘟了嘴道:“皇上也不看座,难道是不欢迎我们吗?”

    阮依雯赶紧解释:“八公主别生气,太后说今天天气好,又闻宫里举行诗会,也想来凑凑热闹,这位子是给太后留的,另一个位子,是留给家母的,皇上邀请她来陪太后聊聊解解闷!”

    “哦,那是我误会了皇上了!”战颜夕一听是留给这两人的,就不敢再争。

    阮依雯的母亲在西溱也是位人物,性格刚烈,能文能武,还随先皇出征过,阮依然的武功据说就是她亲自教的,对于这位老夫人,战擎天是尊敬的。

    “等太后和阮夫人来,诗会就开始,八公主要是嫌闷,可以四处走走!”阮依雯含笑道。

    “不闷,我难得见到皇上和四哥,就留在这陪他们聊聊天吧!”战颜夕还没放弃给战天钺和洛轻言制造机会的想法,眼一转问道:“听说这次诗会是娘娘主持的,颜夕想问问,都安排了些什么比赛,夺魁者有什么奖励啊?”

    “这是宁馨姐妹想出来的,我只是牵头而已,还是让她们解释吧!”阮依雯不夺功。

    庄宁馨笑道:“八公主,诗会只是让大家聚聚的源头,我们和娘娘是想借这机会让皇宫热闹热闹,让官员的家眷们互相联络下感情,体现皇恩浩荡。皇上很支持我们,拿出了三件宝物做彩头,是什么我就先保密。八公主要是想要彩头,一会去参加哦!”

    战颜夕撇撇嘴:“我最讨厌对什么诗,你这彩头我肯定拿不到!”

    庄宁妤笑道:“八公主,你都还不知道有些什么比赛呢,怎么知道拿不到呢!我告诉你吧,我们今天设了三个比赛,第一个是斗诗,谁能在最短的时间做出大家公认的好诗,谁就是魁首!第二个是寻宝,一会把人分成四队,在规定的时辰内,哪个队能把我们藏好的东西找出来最多,哪个队就是魁首!”

    “这个好玩!”战颜夕一听不是无聊的斗诗,就兴致勃勃地拍手,自负地道:“谁有我熟悉皇宫啊,这个魁首一定是我的!”

    洛无远笑眯眯地看着战颜夕高兴的样子,只觉得这丫头很可爱。

    “那第三个比赛是什么?”战颜夕兴奋地问道。

    “这第三个是骑马比赛,这个比赛和你玩过的不一样,有点难度哦!我们选在了晚上,到皇家猎场捉萤火虫,同样的,也分四队,哪队捉到的萤火虫最多,哪队就是魁首!八公主,这个好玩吧?皇上听我们说后还提议比赛完后就在猎场办一个篝火酒会,大家热闹热闹!”

    “这个也好!”战颜夕笑眯了眼,丝毫不觉得庄家姐妹想出来的比赛怪异,以前战擎天他们去猎场打猎,都是燃了篝火,喝酒吃烧烤到深夜的,这么多人一起去,那更热闹了!

    “八公主喜欢就行!那一会要积极参加哦!对了,阮娘娘和我们都要参加,连皇上也要参加!谁不参加,那就是不给皇上面子!”庄宁馨故作霸道地道。

    “朕肯定会参加,阮妃第一次主持这样的比赛,朕要是不参加,那不是不给面子吗?”战擎天笑眯眯地道。

    战天钺在旁边听着,面无表情,心下却有些不安,战擎天才遭遇了一次刺杀,还没查清主使之人,就大张旗鼓率人到皇家猎场,那里虽然说有御林军驻守,可是树林众多,又选在晚上,他就不怕有刺客混进去吗?

    “皇上,猎场的比赛要不改改吧,晚上猎场那边不安全,这要出了什么事,那就是妾身的罪过了!”阮依雯之前就反对这个比赛,奈何战擎天坚持,现在她当众说出来,一是想让战天钺和战天渝劝劝皇上,二也是把事摊开,声明不是自己的主意,到时出了事,她也可以免责。

    “有什么不安全的!阮妃不是被前几天刺客的事吓到吧?朕可没吓到,朕今日就要去猎场弄这个比赛,那些刺客要长眼,就别来惹朕,否则来一个朕杀一个,来一双朕杀一双,管叫他们有来无回!”战擎天霸气地道。

    阮依雯就沉默了,她再说那不是怀疑战擎天的神威吗?

    战天渝本来想劝,也被战擎天的话堵了回去。

    气氛微微有些尴尬,这时,太后和阮氏携手驾到,众人起身相迎,这事就放下了。

    一番寒暄,阮氏和太后落座,太后眼一扫就看到了那边独坐的沐行歌,眼一眯,有些不悦地道:“皇上,今天这么热闹,大家高兴,你还把那女人弄来做什么,快让人把她送回去,免得给大家添堵!”

    战擎天笑眯眯地道:“太后息怒,朕让她来有朕的用意,都说沐行歌很有才华,可朕觉得我西溱的女子比她更有才华,让她来就是让她看看我西溱女子的女子一点也不输于她!扬我西溱女子的威风!狠狠打击她的傲气!这不好吗?”

    阮氏颌首,赞同道:“嗯,皇上说的也对,沐行歌一向傲慢无礼,不把人放在眼中,打击一下她也是好的!”

    太后见两人赞同,也不再反对,笑眯眯地说:“阮妃,诗会开始了吧,哀家迫不及待地想看看谁才是我西溱最有才华的女子呢!”

    “太后,这就开始!宁馨,你把人都召集过来吧!”阮依雯微笑道。

    庄家姐妹两就让人敲了集合鼓,早就在周围的公子小姐们围了过来,一起跪下给太后皇上请安。

    礼毕,庄宁馨就宣布比赛规则,鼓声一响,各人就开始作诗,不分男女,谁用时最短,做出的诗最好的为魁首。

    太监们摆上了桌子笔墨,大家分别站到了各自的位置上,战天钺和战天渝都不动,战擎天就沉下了脸,道:“四弟,七弟,你们不参加吗?”

    “皇上,你就别为难臣弟了,你让我带兵打仗我不会皱下眉头,可是这吟诗我就为难了!”

    战天钺笑了笑,道:“你说要参加,可没说什么都要参加,我挑一样参加总行了吧!”

    “不行,王爷别耍赖,皇上都全部参加的,你怎么可以不全部参加呢!”庄宁馨不满地娇嗔道:“皇上,你好好管管他,他要带这样的头,那我们余下的节目还怎么进行呢!”

    “四弟,你就参加吧,大不了做出的诗入不了眼我们不笑你就行!”战擎天笑道,指了指已经下去站好的阮依雯道:“你看阮妃都去了,难道你不想给阮妃面子?”

    “好吧,臣弟遵旨!”战天钺起身,看到树下的沐行歌,忽地一笑道:“沐行歌既然来了,皇上就让她也参加吧,臣弟想看看,她做出的诗是好还是坏!”

    “给沐行歌上笔墨纸张!”战擎天下令。

    太监赶紧给沐行歌送上笔墨纸张,沐行歌狠狠瞪了一眼战天钺,这家伙拉人垫背啊!可怜她前世就一财大理科生,算账什么的一流,这舞文弄墨还真不行!

    那些穿越女抄古诗技压群芳的方法确可以一学,只是她不想出这风头树敌,可又不能玷污沐行歌聪慧的名声,罢,就抄一首应应景吧!

    鼓声响起,那些自视甚高的才子小姐就提笔速写,沐行歌慢悠悠地接过初夏递过的帕子擦了手,眼睛看到那边战

    天钺也慢悠悠地提起了笔。

    那男人能写出什么好诗呢?只怕比自己更敷衍了事吧!

    无聊,古人就没什么好的娱乐项目吗?什么斗诗会,以为人人都是诗人啊!

    沐行歌漫不经心地提笔,忽地狡黠地一笑,自己又不想夺魁,凭什么要按他们的要求来写诗呢?

    亲们,今天加了4q,这后面的比赛都很有意思哦,不看会遗憾地……多谢亲们对风的支持哈!


极速小说网 > 武侠小说 > 战天阙,白发皇妃 > 战天阙,白发皇妃简介 > 第87章 制造机会让他们暴露
申明:战天阙,白发皇妃最新章节,小说《战天阙,白发皇妃》文字、目录、评论均由网友发表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Copyright 极速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